燃文小說 > 都市小說 >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學霸 > 645章 世界自然科學大會
    入江杰克的報告會引起了巨大反響,報告會結束后他移步小會議廳,主持召開答疑會。?  ?火然文 ?? w w?w?. r?a?n?w?e?na`com

    今天的沈奇把自己當作一個普通學者,他進入小會議廳,入座后排角落的座位,參加入江杰克的q&a互動活動。

    “女士們,先生們,我們有兩個小時的時間進行面對面的交流,實際上平均到每個人,只有三分鐘左右的時間。我十分歡迎各位能在不久的將來去到我在東京的實驗室,在那里,我們可以暢所欲言聊上整整一個月。而現在,讓我們珍惜這短短的兩個小時吧。”入江杰克兼具japan人的彬彬有禮以及美國人的迷之自信,多元文化的熏陶使他看上去與眾不同。

    最先提問的人是來自歐洲的一位學者:“入江教授,你們團隊研發的ace78,被證實在大鼠和比格獵犬體內具有較高的生物利用度,但我也了解到,這種具有亞納摩爾活性的化合物,對大鼠和比格獵犬造成了一些奇特的改變。據說注射了ace78的雄性大鼠,體型變的跟兔子一樣大,而注射了ace78的雌性比格獵犬變的十分狂躁、極具攻擊性。”

    “我是做臨床試驗的研究人員,我得到的信息是,ace78正在申請歐盟的臨床試驗資格。入江教授,我十分贊同你關于延長人類壽命及科研黃金期的觀點,但我反對ace78進入臨床試驗環節,因為這個試驗藥物存在極高的風險性。”

    第一個問題就提的很有針對性,甚至是批判性。

    這已不是單純的化學問題,而是涉及了其他許多問題。

    當今的化學和諾貝爾那個時代的化學,已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生物、醫學、物理、數學、計算機甚至社會倫理學等眾多學科交叉融入化學,而化學也互動滲透到這些學科。

    這位提問的歐洲學者嚴格意義上來說是一位臨床醫學研究者,而化學只是他的第二學位,是他從事臨床醫學研究的重要工具。

    世界化學大會,或許應該更名為世界自然科學大會。就像人們調侃,諾貝爾化學獎已演變為諾貝爾自然科學獎。

    歐洲學者并不關心入江杰克潛心研究多年的ace78的合成設計、化學結構,他直接否定ace78存在的價值,一開口就咄咄逼人。

    有點火藥味,有點意思……沈奇饒有興趣的旁觀,他認為真正的學術交流就應該這樣,有針對,有反針對,有人質疑,有人合理的解釋質疑。

    “大佬666”、“臥槽秀啊”等態度都是不負責任的學術交流態度。

    提出質疑相對于喊666,需要經過更加深刻的思考及推演。

    就算你喊666,那也應該有一個具體明確的666理由。

    而不是單純的為了666而666。

    沈奇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被人針對過了,他聽到的幾乎都是666。

    就是那種“我聽不懂你在講什么,我只用喊666就行了”的666。

    很沒技術含量的666。

    沈奇對這種技術含量極低的666,已經有些索然無味了。

    此刻,針鋒相對的質疑,熱烈刺激的辯論,讓沈奇找回了曾經的那種feel,一種令人懷念的學術feel。

    歐洲學者瘋狂針對入江杰克,入江杰克沉穩自信的笑了笑,說到:“任何一款藥物,在其試驗階段,都有一定的風險性,或高或低,風險性不可能為0。我是個藥物化學家,對于生物學、基因工程也有一定的研究,那么接下來,我就從生物學、基因工程的角度出發,來解答克雷德博士對于ace78風險性評估方面的疑問……”

    歐洲學者克雷德:“好的,樂意聆聽。”

    五分鐘之后。

    藥物化學家入江杰克通過生物學、基因工程的理論體系,解釋了ace78進入臨床試驗的必要性,以及他們團隊對于這款基因類藥物風險性把控方面的核心思路。

    歐洲學者克雷德博士聽完之后身子一抖,喊了句德語版的666,ok了,明白了,爽了。

    大凡實驗科學,口頭上的嘴炮仗很難分出勝負。

    想要驗證一套實驗數據、實驗結果的真實性、學術成立性,最有效的方法是回歸實驗,用一個實驗來證明或者推翻另一個實驗。

    沈奇為了證明他關于信息悖論的猜想,親自飛去歐洲核子研究中心做對撞機實驗,并取得了成功。

    如果有誰想要推翻沈奇的“量子至上、信息輪回”的實驗結果,那么他就得重新做一個實驗。

    化學更是如此,最真實的實驗數據是最有效的辯論武器。

    因為保密方面的考慮,入江杰克并未列舉出ace78全部的核心實驗數據。

    入江杰克憑借有限的數據、深厚的理論知識儲備、良好的辯論口才,用5分鐘的時間解答了歐洲學者的疑惑及擔憂。

    可以,是個高手……沈奇暗道,入江杰克的化學實力,怕是至少有12級,甚至是不遜于我的13級。

    入江杰克提出的“通過藥物調節基因表達、從而延長人類壽命及學術黃金期”的科學構想,其實沈奇很多年前就考慮過了。

    這種藥物擱古代,也就是煉金術士、煉藥方士追求的最高學術成果----長生不老藥。

    長生不老藥應該是極難被研發出來的。

    但通過科學手段實現延年益壽、學術黃金期延長,理論上應該是可以實現的。

    如果真的研發出“黃金膠囊”或者“黃金注射液”,沈奇肯定先給自己打一針,然后再給老婆打一針,然后再給其他直系親屬打針。

    沈奇認為,通過藥物調節基因表達,是相對來說比較安全的做法。

    入江杰克團隊研發的ace78的核心是一種極其復雜且結構奇特的化合物。

    沈奇更關注的是,入江杰克團隊在ace78的合成過程中,采用的全是已知的、傳統的、經典的合成反應和方法。

    并不是說這種合成戰略不ok,綜合性的運用也是一種創新。

    但從入江杰克展示出的有限的數據量上做分析,沈奇是存疑的。

    入江杰克這時說到:“感謝克雷德博士的提問,那么我們進入下一個問題?”

    沈奇有好幾個問題想親自問問入江杰克,他舉起了手。
江西快3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