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 > 歷史小說 > 大唐好相公 > 第2498章 不歌的野心
    秋末冬初。?燃文小說   w w?w?.?r?a?n?w?e?n?`c?o?m?

    西域的天氣已經冷的有些過分了。

    而在西域的極西之地,更是早早的飄起了雪花。

    在那里,有四個小國,因為下雪的緣故,他們僥幸逃過了一劫,沒有被頌贊不歌帶兵鎮壓。

    而如今,整個西域諸國之中,也就只剩下了那四個小國。

    四個小國的兵力不多,加起來也就不過三萬兵馬,對于這三萬兵馬,頌贊不歌根本就沒有放在眼里,雖然這些小國的將士都十分的善戰。

    因為,如今的頌贊不歌已經有了差不多十來萬兵馬了。

    在他看來,在西域諸國這里,十來萬兵馬,已經足夠強大了,那幾個小國對他根本造不成任何的威脅。

    寒冬即將來臨,頌贊不歌沒有再繼續自己的征途,而是開始休整兵馬,讓他們擁有更好的默契,更為強悍的實力。

    而就在這個時候,還有一個國家的存在,極其的尷尬,那就是車師前國,不過,如今的車師前國已經改成了車師國。

    車師國的國王師不舍充任國王,可他手里能用的兵馬,只有幾千人。

    頌贊不歌平定諸國的時候,打的是他們車師國的名號,按理說,現如今整個西域都是他車師國的地盤,那些兵馬也都是他車師國的兵馬。

    可是,他這個國王卻沒有任何節制的權力啊。

    這讓師不舍很生氣,但同時也有一些擔心和憤怒。

    這天,幾個車師國的重臣來到了師不舍的御書房。

    “國王陛下,頌贊不歌實在是可惡啊,那些兵馬都應該是我們車師國的,攻打那些國家的時候,我們車師國也有派出兵馬啊,可現在,頌贊不歌竟然霸占著那些兵馬,這怎么能行,他可是吐蕃人。”

    “是啊,是啊,國王陛下,難不成我們西域諸國,就要成為吐蕃的地盤了嗎,我們不能忍受這件事情,絕對不能忍受。”

    “國王陛下,我們必須想辦法,把頌贊不歌的兵權給奪回來,他的大部分兵馬都是我們西域的兵馬,要他們臣服我們車師國,沒有任何的問題。”

    “沒錯,沒錯,只要我們能夠想辦法解決掉頌贊不歌,我們就能夠節制那些兵馬。”

    “…………”

    車師國和頌贊不歌的矛盾終于爆發了。

    也許以前,車師國很小,頌贊不歌強大,他說什么就是什么了,車師國的人也不覺得有什么,畢竟為了這么一點點的利益鬧翻,不值得,但現在,頌贊不歌掌控的兵力太多了啊,他們眼紅了,他們想要直接接受頌贊不歌的兵力,這樣他們就等于統一了西域諸國。

    一群人不停的說著,有些激憤,師不舍是一個有野心的人,而一個有野心的人,自然不可能止步于一個小小的車師國。

    在一眾重臣這樣嘀嘀咕咕的說了一番之后,師不舍站了起來,道:“諸位愛卿說的都很有道理,我們也是時候維護我們西域的和平與穩定了,頌贊不歌一直這樣殺伐下去,對我們西域來說十分不妥,我們要想辦法滅掉頌贊不歌。”

    雖是要滅掉頌贊不歌,可也是需要一個由頭的,一個能夠給人一種很正義感的由頭。

    而在師不舍說完之后,這些官員立馬安靜又說了起來:“將頌贊不歌召回王城,而后設宴款待,之后,我們可在宴席之上,殺了他。”

    這個有點類似于鴻門宴,也跟之前頌贊不歌他們滅掉師不康的手段差不多。

    對他們來說,用什么手段不重要,重要的是看能不能達成目的,他們覺得他們這樣做,成功的機會是很高的。

    “好,那就將頌贊不歌召回王城。”

    -----------------------

    頌贊不歌在滅掉其他國家之后,在一個名叫迪化城的地方駐扎了下來。

    這個城池十分的牢固,而且比較繁華,四面的交通也十分的便利,各種各樣的條件,讓頌贊不歌覺得這就是他們吐蕃的王城啊。

    他覺得自己應該在這里建設自己的政權,然后發展自己,讓自己變的更加強大,只有如此,他才有機會與唐軍一戰,報仇雪恨。

    而就在他們在這迪化城駐扎的時候,師不舍的詔令就被人給送了過來。

    吐蕃的那些將領看到這封詔令的時候,都忍不住哈哈笑了起來。

    “有意思,有意思,這個師不舍真把自己當回事了啊,他以為他真是我們的國王啊?”

    “誰說不是,我們當初也不過是拿他當跳板罷了,現如今他竟然還敢高高在上,真是可笑。”

    “少主,這師不舍要您回他們的王城,只怕是不懷好意,我看我們也別回去了,根本就不用搭理他。”

    “沒錯,沒錯,根本不用搭理他,我們要是回去,就直接滅了他了。”

    “…………”

    師不舍在詔令上的態度還是不錯的,不過在這樣的局面下,頌贊不歌他們這些人都不是笨蛋,自然是能夠看出一點什么來的。

    而他們既然能夠看出師不舍不懷好意,那他們自然也就不會上當了。

    所以,很多人都不想讓頌贊不歌回去。

    不過,他們這樣說著的時候,頌贊不歌卻是淺淺一笑,道:“你們說的都有道理,這個師不舍啊,的確不懷好意,只不過有人這般惦記著我們,讓人覺得很不舒服,而在我們的地盤上,有這么一個國家存在,也很尷尬,所以,倒不如回去一趟,滅了他算了,這樣,我們在這西域之地,才算是真正的主人。”

    雖然,車師國很弱小,弱小的根本影響不到他們的統治,但這就像一個人身上起了個孢,不除去,總是讓人難受的。

    頌贊不歌也是一個有野心的人,一個有野心的人,怎么能夠容忍這種事情發生呢?

    眾人聽到頌贊不歌這話之后,頓時就明白了過來。

    “少主言之有理啊,像那個車師國,末將早看他不順眼了,也是時候滅掉他們了。”

    “沒錯,沒錯,那個師不舍算個什么東西啊,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當初若不是我們,他能有今天嗎?”

    “少主說的極是,我們這就趕回去,滅掉他。”
江西快3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