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 > 其他小說 > 鄉村小醫圣 > 第八百七十七章 晚宴
    王小勇此時并非危言聳聽,因為通過觀察,男子的勞損已經到了一個臨界點,再任其發展下去,男子必癱或無疑。燃?文小說  ??? w w?w?.?r?a?n?w?e?n?a`com

    “可是先生我現在身上只有幾十元現金。”

    聽了王小勇的話后,男子臉色一紅尷尬的說道。

    王小勇嘿嘿一笑。

    “原來你是擔心沒錢看病,這好說,我幫你把病看好,將來你賺了錢再回來還我就可以。”

    “先生此話當真?”男子驚喜的問道。

    “自然當真,快趴回到診床上,我現在就為你醫治。”

    男子欣喜不已,乖乖的趴在了診床上。

    “接下來可能會有一些疼,你忍一忍,我先將你變型的腰椎骨進行一下復位。”

    “先生盡管動手,這點痛我還忍受得住。”

    此時王小勇雙掌重疊,輕輕的按在了病人的腰椎第二三節處,王小勇將一絲真氣注入掌中,隨之輕輕的按壓了下去

    “嘎嘣,嘎嘣,啊。”兩聲脆響過后一聲慘叫傳來,男子臉色面紅耳赤,豆大的汗珠流了下來。

    “復位已經結束,下面我為你行針,為你活血通絡。”

    此時王小勇也是十分佩服青年,如此劇痛只發出了一聲慘叫。

    接下來王小勇對銀針消完毒后,分別在青年的腎俞,會陽,腰俞等穴位上刺入了銀針。

    “先生穴位內傳來腫脹之感是否正常?”

    男子將自身的感受說了出來。

    “正常。”

    聽完王小勇的話后男子不再發問,靜靜的趴在診床上。

    二十分鐘之后,王小勇分別從男子身上拔下了九支銀針。

    “站起來活動一下,感受一下疼痛是否減輕。”

    拔完銀針后,王小勇對男子說道。

    男子依言爬了起來,下到地下活動了起來,果然疼痛感已經消失,這讓男子欣喜不已。

    “先生真的是太感謝你了,折磨了我多年的病痛終于消失了,可是我實在是無以回報。”男子面露尷尬的說道。

    “你之前是做什么工作的?”王小勇好奇的問了一句,他很想證實自己的猜測。

    “我之前是國家體育五項射擊隊的,因為腰傷不得不退出,之前攢的一些積蓄都用來看病了。”

    王小勇心想,難怪他的右手虎口會有幽黑的老繭,看來應該是之前刻苦訓練磨出來的。

    “那你身上那么多的疤痕,是如何造成的?”

    “身上的這些疤痕大部分是訓練中造成的,還有一些是小時候練功造成。”

    “練功,你學過武術?”

    “我從小無父無母,被人丟棄在寺院門口,老方丈看我可憐,你收養了我,從三歲起我開始學習武術,十八歲成人進了國家五項隊。”

    王小勇的問話讓男子仿佛憶起了童年,看得出他十分傷感。

    “雖然我為你做了針灸,痛感現在已經消失,接下來你要吃一些我開的中藥,每隔三天我還要為你針灸一次。”

    王小勇岔開了話題。

    “可是先生我實在是沒有錢付醫藥費,如若先生不嫌棄,我愿在先生這里幫您看家護院,來報答您的恩情。”

    男子語氣真摯,目光堅定,任何人都能從臉上看出他是真心誠意。

    “如果你不嫌棄我的醫館,真的可以收留你。”

    王小勇聽了后心中大喜,有了這樣一個從小習武的人在身邊,對于自己來說也是一大助力,所以他一口答應下來。

    “那就謝謝先生。”

    接下來通過二人的交談,王小勇得知,男子叫做劉濤,今年28歲,因為一心撲在工作上,所以至今未曾婚娶。

    交談過后,王小勇在二樓,為劉濤隔出了一個休息間,又為他買了一張床,置辦了一些被褥。

    從此后劉濤成為了王小勇的左膀右臂。

    二人將所有物品收拾妥當,時間已近中午,為了慶祝劉濤的加入,二人沒有在醫館做飯,而是直接去了對面的餐廳。

    餐桌上二人相談甚歡,大有相見恨晚之勢,劉濤不但為人豪爽,酒量也同樣霸氣。

    王小勇酒量一直不是很好,他只象征性的喝了一點啤酒,劉濤一個人喝了一瓶白酒,十瓶啤酒反而看不出有一點醉意。

    吃完飯的二人回到了醫館,王小勇回到了休息室,劉濤則忙碌了起來,他將醫館從上到下從里到外快速的打掃了一遍。

    下午王小勇起床后發現,醫館內煥然一新,所有物品擺放整齊,規規矩矩。

    王小勇在心中對劉濤大加贊賞,當劉濤看到王小勇下樓坐到椅子上后,他快速為王小勇切了一壺茶水。

    “先生請用茶。”劉濤客氣的說。

    “劉大哥來坐下來一起喝茶,你這也忙了一中午了。”

    “哪有下人,跟先生平起平坐的?”

    “劉大哥這么說,我可不高興,我們是雇傭關系,你來我這里工作,我按月給你發工資,你的工資暫定五千一個月。”

    “先生,你只要管我一口飯吃就可以了,至于工資就免了,您給我看病的醫藥費我還沒掙出來呢,怎好拿你的工資。”

    劉濤嘿嘿,一笑說道。

    “以后我叫你劉大哥,你叫我小勇就好了,別先生先生的聽著不舒服。”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主次必須有制,先生就是先生這個稱呼不能改。”

    王小勇看劉濤一再堅持,也就沒有再說什么,他隨手拿起筆開了一個藥方。

    “你按這個藥方抓一副藥,數量多少我已經在后面寫明白了,抓完后去廚房那里有鍋,你將藥熬了分兩次喝。”

    “謝謝先生。”劉濤恭恭敬敬的雙手接過王小勇寫的藥方,然后去后面的藥柜,認認真真的抓藥。

    兩點剛剛過,一輛嶄新的奔馳車停在了圣醫堂的門口,一位西裝革履的男人手中托著一個錦盒走了進來。

    王小勇抬頭一看,來者不是別人正是姜文豪。

    進門后的姜文豪面帶微笑,首先沖著王小勇說道,“先生大哥派我來取藥,這個錦盒是大哥讓我給您帶過來。”

    說話中的姜文豪將手中的錦盒放在了王小勇的桌上,單從錦盒的外觀就可以看出它價格不菲,因為錦盒上面雕龍刻鳳古樸自然。

    “姜叔叔,您客氣了,這個錦盒我實在是不能收。”

    “臨走前大哥執意交代,如果先生不收錦盒,那么我從此以后也就不要再回姜家了。”

    姜文豪面色難看的說道,看得出他十分懼怕這位大哥,對其大哥的話語可以說是言聽計從。

    “既然這樣,那我也就不難為姜叔叔了,暫時將錦盒放在我這里,等下次我為姜叔叔針灸時再帶回去。”

    王小勇看出了姜文豪面露為難之色,也只好暫時將錦盒收了下來。

    收下錦盒后,王小勇從一旁的桌子上拎起了一包調配好的中藥遞了過去。

    “這是我為叔叔配制的中藥,一共十副,每付中藥熬煮兩次,勾兌后分早晚兩次飯前服用。”

    遞上中藥的王小勇,再次交代了服藥的時間以及熬煮的次數。

    把湯藥拿在手中后姜文豪微笑著說道;

    “先生那我就不在此逗留了,回去后好及時為大哥熬煮湯藥。”

    王小勇一直送到了圣醫堂門外,看著姜文豪的車子遠去他才返回圣醫堂。

    好奇心的驅使下他打開了錦盒,從中拿出了一副古香古色的畫卷,撐開后讓王小勇大為震驚。

    “居然是唐伯虎的真跡,這份禮物也太貴重了。”王小勇自語道。

    下午接連來了十幾位病人,都是附近店鋪老板介紹來的,因為花姐在極力幫王小勇的醫館宣傳。

    所有進到醫館的病人對王小勇的醫術都大加贊賞,因為王小勇不但醫術精湛,而且洞察力過人。

    一個下午王小勇都是在緊張的忙碌中進行,劉濤不時的為王小勇斟茶倒水,幫忙抓一些簡單的中藥。

    五點左右,王小勇給劉濤了五百塊錢,要他去附近的菜市場買一些菜,回來自己在廚房做著吃。

    六點鐘一輛邁騰準時停在了圣醫堂門前,一位身穿休閑裝的年輕男子走了進來問道;

    “請問哪位是王先生?我們局長讓我過來接你去赴宴。”

    王小勇快速起身隨他他而去。

    來到酒店后,司機直接將王小勇送到了包廂,此時包廂內已經坐了五個人,其中包括俞局長在內。

    除了俞局長在內的其他四人,一個個精神抖擻,面色紅潤,儀態大方。

    王小勇一進門,俞局長首先站起身來,“王先生快請這邊坐。”

    俞局長直接邀請他坐到了自己身邊,其他四人看到王小勇后面露驚訝之色。

    因為能夠讓俞局長如此尊重的年輕人,想來必將身份顯赫,幾人看向王小勇時都面露喜色。

    在王小勇坐下后,俞局長首先說道。

    “這位王小勇先生是我的救命恩人,他是一位中醫,醫術非常精湛。”

    在幾人聽到王小勇不過是一名中醫后,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

    因為王小勇不過二十幾歲,就算從小習也不過十幾年,對于中醫來說沒個三五十年的經驗積累根本就上不了人前。

    幾人原以為王小勇是個王者,結果不過是一塊青銅而已,所以幾人對他失去了興趣,一個個露出了不屑的神情。

    俞局長看到眾人的神情也有一絲尷尬,畢竟王小勇是他的救命恩人。

    之所以余局長今天邀請王小勇前來,是因為他這幾位朋友,都在醫療界享譽盛名。

    俞局長也是為了讓王小勇接觸一下,沈城醫療屆的高端人士,畢竟王小勇也是一位醫生。

    “來我為大家互相介紹一下。”俞局長看到氣氛尷尬,他主動笑著說。

    “王先生這位是,瑪麗亞醫院院長,董鶴鵬,瑪麗亞醫院是瑪利亞醫療協會投資興建,在省城可謂是赫赫有名。”

    在此不得不提的是瑪利亞醫療協會,在世界享譽盛名,瑪麗亞醫療協會也代表了全世界最頂尖的醫療技術。

    在全世界三十多個國家建立了自己的醫院,每一家醫院的醫療設備都是世界上最頂級的。

    瑪麗亞醫院在我國一線城市有十幾家,每一家醫院都極負盛名,瑪利亞醫院的醫生都每一年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全部為業內精英。

    王小勇抬頭一看這位瑪利亞醫院的副院長,身材微胖格子襯衫牛仔褲,鼻子上卡著一副金邊眼鏡。
江西快3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