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 > 言情小說 > 毒后難為 > 第一百三十章 不辭冰雪為卿熱
    南宮珩行至寒月面前,伸手取下了自己身上的狐裘替寒月披上,“風寒才剛好沒多久,怎么就如此大意。??? ? 火然?文 ?? w?w?w?.?r?a?n?w?e?naA`com”他的語氣略帶責備,口吻卻極致溫柔,仿佛初入弦的和煦熏風拂過綠槐高柳。

    繼而,他取出了一個玲瓏精致的白玉小盒來,旋開盒蓋,指尖蘸了一些色澤剔透,又泛著些微綠的藥膏。他執起寒月的玉手,仔細地將藥膏涂抹于其上,動作輕如纖羽浮水。

    寒月的手原本就生得白皙無暇,凈瓷般的肌膚襯得這瘀青愈發地觸目驚心。南宮珩看著寒月青紫的手背,眉頭不由自主地皺了起來,眸中漸漸覆上了一層陰翳。

    寒月微涼的指尖輕輕撫上了南宮珩蹙著的眉心,“別皺眉,仔細多了皺紋,到時候你這大越第一玉郎可就不討姑娘們喜歡了。”

    南宮珩著實被寒月給氣笑了,“什么大越第一玉郎,就知道混說。你這手都受了這么重的傷了,居然還有閑情在這玩笑。”

    “只是有些瘀青罷了,你瞧,連皮都沒破呢,不打緊的。”寒月不甚在意地微微一笑。

    她見南宮珩的眉宇之間依舊盤桓著如松墨一般濃到化不開的擔憂,便故意打趣道,“我可沒有混說,在我還待字閨中之時,就聽聞過成王的名號。皆說大越成王芝蘭玉樹,瀟灑倜儻,風姿特秀,爽朗清舉,巖巖若孤松,傀俄若玉山,不知是多少姑娘的意中人呢。”寒月俏皮地挑了挑眉,“來了這里之后,聽宮女們提起最多的也是成王二字。你說,如此這般令人癡迷,怎的不算是大越第一玉郎?”

    “雖然聽得我這耳朵都快起繭子了,可每次聽到的時候,我的心里都會忍不住地雀躍。”寒月的臉龐微微泛著些嫣紅,宛若山頂的彤云,映著霞光萬頃,“因為你是我的阿珩啊。”

    “你呀!”南宮珩親昵地刮了一下寒月的鼻子,他的眸中有微光在澤澤閃動,仿佛倒影著漫天星河的遼闊大海,深沉湛靜,波光粼粼。

    見南宮珩終于舒展了眉頭,寒月的唇邊也隨之漾起了微微的笑意,素淡柔婉似凝在夕顏上的清澈露水。

    南宮珩忽而傾身攬過了寒月的雙肩,將她深深地擁在了懷中。比起尋常女子的矯作哭訴,寒月這般堅強的模樣,更為令人心生疼惜。

    “如今有我在,你不必事事都自己扛。”南宮珩溫言說道。

    “嗯。”寒月將臉埋在了南宮珩的胸口,輕輕地應和著。

    南宮珩的身形頎長,寒月只覺自己整個身子都籠罩在了融融的暖意之中。清雅而疏淡的草木氣息在她的鼻尖縈繞,熟悉又令人安心。

    “日前,我曾探過父皇的口風,可他尚無將此事揭篇的意思。”南宮珩沉吟了片刻,“我正在想法子,我定不會讓你在這兒待太久的。”

    “嗯。”寒月柔聲道。

    雪花飄落,竹葉輕搖,閑庭裹素衣,四下里一片美好的靜謐。

    “阿珩……”寒月軟語喚道,“你可是有派人一直在保護著我?”若說之前寒月還有所懷疑,那此刻南宮珩及時趕來,便是最好的印證。

    南宮珩清頤地望向寒月,“我知你向來不喜招搖,若我頻繁來此

    ,實多有不便,想必反會給你帶來麻煩。是以,我便派了人在一旁保護著你,如此一來,我也能稍稍放心些。”

    南宮珩這般細致良苦的用心令寒月感到無比的觸動。這種被人想著、念著,被人放在心上護著、愛著的感覺真的很好,就像是吃了一口蜜糖,一直甜到心底。

    “保護我的人可是影兒?”寒月想了一圈,終是得出了這個答案。

    南宮珩點了點頭,“她名喚無影,是我的隱衛之一。無影的武功是跟著無痕學的,所以身手也還算不錯。”

    寒月聞言,“哧”地一聲笑了出來,“這丫頭的性子如此活潑跳脫,同紫陌倒有九分相似,真是難以想象她竟會是無痕教出來的隱衛。”

    南宮珩瞧著寒月笑得彎彎的眉眼,悅然道,“你若是喜歡無影,我便讓她一直陪著你。”

    寒月忙道,“這如何使得?無影是你的隱衛,可不好大材小用了。”

    南宮珩持著清亮的笑意,“我的隱衛與我妻子的隱衛又有何分別?”他的雙眸燦若晨星,令她眼前春暖花開,一時也道不盡。

    一生之重,只為一人傾付。

    聽到“妻子”二字,寒月的臉頰倏地一紅,她纖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著,羞赧到目光不知該落在何處才好。

    心弦被猛地撩撥了一下,余音裊裊,如漣漪般一圈圈漾開了去,久久不能平息。

    南宮珩見寒月雙頰飛紅迭蕩,那模樣桃羞杏讓,燕妒鶯慚,像極了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喜悅在他的心中恣意怒放。

    “月兒,這個給你。”南宮珩說著,取出了一小包油紙包著的東西。

    寒月依言接過,有些好奇地打開了油紙。只見油紙中裝的是一顆顆大小均勻,泛著琥珀般剔透色澤的金絲蜜棗。

    “城南余香蜜餞鋪的金絲蜜棗?”寒月驚喜的望向南宮珩。

    “嗯。”南宮珩唇邊含笑。

    寒月看著手里的金絲蜜棗,眼中漸漸泛起了一層水汽。

    許久之前,在玉禪殿中,她曾與他提起過一次,可也僅僅只是一次而已,未曾想,他竟就放在了心上。

    無以言說的感動與溫暖,如同柔軟而芬芳的丁香花,葳蕤且燦爛地綻滿了整顆心。又仿若廣闊澄湛的浮云海浪,蓬勃地涌上身來。

    “你為何如此懂我心意……”寒月怔怔地落下淚來,淚水融在了南宮珩的衣衫之中,仿佛洇開了一朵又一朵絕塵而出的綠梅。

    南宮珩扣著寒月的手,溫柔地替她拭去了滾落的淚水,脈脈道,“傻月兒,不過是一包金絲蜜棗罷了,就把你高興成這副模樣。要是我把整間鋪子都給你買下來,你還不得水漫金山了?”

    寒月的淚珠猶掛在睫羽之上,聽到南宮珩的打趣之言,不禁破涕為笑,“若我是水漫金山的白娘子,那你可是許官人?”

    她甫出言,卻驟然發覺不妥,那白素貞與許仙的故事可沒有什么好結局。

    “瞧我凈胡說些什么。”寒月有些懊悔地說道。

    南宮珩像是知道寒月此刻心中所想一般,道,“我若是那許仙,定不會聽信法海的讒言蠱惑,棄家出走。白娘子縱為蛇妖又如何?她為救夫君上達天庭盜取仙草,后為索夫君施法引水,以至觸犯天條,被困塔底。如此至情至性的女子,唯有許仙這等薄情愚昧之人才不懂珍惜。”

    他的眸色淺淡如一方琉璃,卻澄澈真摯至極,“我若是許仙,能得妻如此,又有何不知足?縱然是為了白娘子拆了那金山法寺又如何?一生一世一雙人,生生世世不離棄才是我之所愿。”

    竹林外的月洞門邊,兩個身影無聲靜立。

    紫陌悄悄地覷了一眼身旁的葉子陵,但見葉子陵神色黯然,還帶著些落寞,仿佛有層憂傷的云霧籠罩著他的周身,模糊,迷離,讓人看不真切。紫陌一時之間有些慌神,可又不知該說什么好,急得她直咬嘴唇,暗道自己無用。

    “看來這藥膏應是用不著了。”葉子陵看著手里緊握著的瓷盒,嘴角暈開了一抹苦澀的笑意。他的臉上似乎并沒有多少血色,在這素雪茫茫的天地間愈顯蒼白。好像一不留神,他就會化作片片雪花,隨風飄散。

    分明就是早已知道的事情不是嗎?多少次曾告誡過自己要釋懷,可為何心口還是泛著隱隱的酸楚?

    她就像一朵素淡清婉的梨花,悠悠地開在他的心頭。他是樹下癡絕的看花人,看得到,愛不到;愛得到,卻護不到。

    浮云在天,不可企及。

    沒有在更早些的時候遇見她,是他最深的悲哀。

    前塵如夢,往事不可追。她是他最初至深至濃的愛戀,也是他夢中最美的鏡花水月。

    葉子陵深深地望了一眼寒月,只見她依偎著南宮珩,笑意晏晏,紅透香腮,眼波流轉如星辰閃亮。

    情深意篤,一對璧人。

    這一瞬間,葉子陵忽然有些釋然了。

    他與寒月此生固然無緣,可心有所慰的是,寒月的身邊已有了這世間最為卓絕出眾的男子相伴,可以執手偕老,并肩而立,看世間浩大。

    就這樣,亦好。

    葉子陵的笑意雖極其淡薄,可那抹郁然與澀意皆已消失殆盡。他抬頭看了看無邊無際的蒼穹,但見雪花紛紛揚揚從天而降,無有蕭索,唯余輕逸。

    他深吸了一口氣,又緩緩舒出,只覺心中一片清明,整個人似乎都變得灑脫了許多。

    他揚起袍角,轉身便欲離開。

    紫陌見葉子陵甩開手去,私心以為他是因傷心過度、備受打擊而要摔了手中的瓷盒。她一驚,忙伸出手去,掠過了瓷盒。

    葉子陵驀地一愣,駐足,回眸,十分疑惑地看向紫陌。

    見到葉子陵神色平靜,眉宇疏朗,紫陌方知自己許是會錯意了,一時不禁大為窘迫。

    “那個……我……”平日里,向來口齒伶俐的紫陌卻突然間變得結巴了起來,踟躕了老半天,竟沒能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她一手緊緊抓著裙擺,原本平整的裙面瞬間皺成了一團,褶痕縱橫交錯,繁亂不堪,正如她此刻的心。
江西快3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