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 > 言情小說 > 八零甜妻萌寶寶 > 第233章 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求月票)
    搞定了小戲精,徐隨珠繼續問男孩子家里的情況。r?anw  en w?w?w?.?r?a?n?w?e?n?a`c?o m?

    得知他叫宋小毅,省城本地人,親媽在他三歲的時候死了,親爹娶了后媽,漸漸向后爹靠攏,不僅對他不聞不問,還動輒打罵。典型的“有了后媽有后爸”。

    幾個月前因為后媽的疏忽,被人拐子騙了。要不是省城警方給力、一舉破獲了人販子團伙救了他,說不定已經被賣去南方哪個旮旯角了……

    咦?等等!

    這情節怎么這么耳熟?似乎在哪里聽過……

    徐隨珠猛地想起,小包子差點被人販子抱走那次,不就順道解救了一個小孩嗎?莫非就是他?

    “小毅,你仔細說說被人販子拐走那次的情況。”

    “嗯。”宋小毅乖巧地點點頭,一五一十地說起來。

    原來,他是被后媽故意騙到陌生街口、然后把他丟在那里的。有個人拐子假扮的好心人說是送他回家,結果騙了一段路之后,趁四下無人,拿手帕捂住他鼻子,抱起來就跑。

    他被捂得透不過氣,就暈過去了,醒來后發現被關在一個陰暗潮濕的破房子里,人販子怕他逃走,飯也不給吃,頂多給碗水。

    他還聽到那幾個人說幾天后去火車站,把他賣去南方,就在他驚慌害怕的時候,公安同志破門而入,救了他。

    “警察叔叔說我運氣好,說有個很厲害的叔叔,花大力氣把人拐子一網打盡,他們才來得及救我,否則我真的要被人拐子賣了……”

    “后來呢?”徐隨珠輕聲問。

    “后來,警察叔叔送我回了家。”宋小毅盯著手里的奶果雞蛋餅,一點一點地回憶,“可阿姨不喜歡我,等警察叔叔走后,罵我回來干什么、怎么不死在外頭……還說既然有人那么多管閑事,就把我送給他們……不過警察叔叔沒告訴阿姨那個真正救我的人家住哪里,所以她沒辦法把我送走,就一個勁地餓我,想把我餓死,我實在受不了,就逃了出來……”

    聽到這里,徐隨珠心里已然肯定,這個孩子十有**就是那次事件的“幸運兒”。

    是的,外人都以為這個孩子很幸運因人販子團伙被一舉破獲,從而解救了差點被拐去南城的他。

    然而誰會想到,被警方送回家的他,和在人販子窩并沒什么區別非打即罵還餓其體膚。倒是如果真的被拐去南城、賣給當地某戶缺兒子的人家,興許還會善待他一些……

    這一刻,徐隨珠心里仿佛打翻了五味瓶,說不清什么滋味。

    “你出來多久了?”

    “嗯……”宋小毅歪著頭,掰著手指仔細算了算,“太多天,我記不清了。不過上火車是第一次……”

    說到這里,宋小毅難為情地撓撓頭,知道不買票偷溜上車是不好的。

    “我就是想找媽媽……有個老婆婆跟我說,人死了會去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我就想火車也能去很遠很遠的地方,說不定能帶我找到我媽媽……可我沒有錢,擔心被揪住,就偷偷躲起來了,沒想到……”因為肚子餓得咕咕叫而被人發現了。

    不過幸好被人發現,要不也吃不到這么香噴噴的雞蛋,甜滋滋的餅干……對此他一點都不排斥,反而暗暗高興。

    這個阿姨人好好哦,還這么漂亮……要是她是自己的媽媽就好了。

    可惜不是。說不定最后還是會送他回家,要不就是送去派出所……

    想到這里,宋小毅的眸光黯了下來。

    徐隨珠摸摸他的頭,柔聲說:“別擔心,總能想到辦法的。”

    陸夫人幾個低聲議論著:

    “那樣的家庭,真的還不如沒有。可現在的孤兒院、福利院,說實話都不行,一是沒有穩定的經濟來源,二是負責人思想不正,很難把福利院搞好……”

    “阿曇,不如我們眾籌一個福利機構怎么樣?”林夫人深思熟慮后提議,“有事做又能幫到人,何樂而不為?”

    陸夫人眼睛一亮:“你說我們幾個合起來搞個福利機構?可以啊姐們,這么多年數這次的主意最合我心!”

    “去你的!”林夫人笑罵道。

    兩人頭碰頭商量起建一所福利機構的細節。

    徐隨珠扶額:京都人是不是都流行“拍腦袋”決策?

    傅正陽傅總一拍腦袋隔天就拍了塊地開始造樓盤;兩位夫人一拍腦袋說要建個福利機構……服了服了!

    徐秀媛和吳美麗要是知道侄女(表妹)此刻的心理活動,一準沒好氣地唾她:

    你還好意思說!咱家數你最會拍腦袋,想一出是一出的,賣珍珠的錢還沒捂熱,一拍腦袋包了個海島回來……果然老話說得好: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確實沒錯!

    之后,徐隨珠給宋小毅補了張兒童票,讓他跟著小伍、小許去隔壁床鋪睡。

    她和姑姑、嫂子輪番給三個娃洗臉、擦澡,完了攆上床睡覺。

    戲精龜后半場還算乖,徐隨珠便兌現了承諾喂了它一顆星際牌餌料,順便換了一盆干凈的水,讓它泡著就當是在海里睡覺了。

    余浦到海城,中途停靠了約莫十幾個站,幾乎是加速不久就又要減速。每個站停靠時間少則十分鐘、多則半小時,因此等火車哐且且地即將抵達海城站時,已是次日早上五點。

    包廂里的廣播響起一陣電流聲后,報站說馬上就到海城站,要下車的乘客請做好準備。

    于是,一行人迅速爬起來,疊衣服的疊衣服、整行李的整行李,再把仨個娃子從床上拉起,一邊輕聲細語地哄,一邊給套上衣服。

    “呼嚕呼嚕!”

    戲精龜被吵醒,發現自己依然孤零零地被泡在咸水盆里時,不滿地叫起來:人類!別忘了我呀!

    徐隨珠笑著走過去,把它從盆里撈出來,放到小包子的拖車底座:“乖乖趴著,別亂爬,省的一會兒找不到你,我們下車了,你被人抓去燉了吃。”

    戲精龜嚇得忙縮起腦袋和四肢,一動不動扮起石雕。

    “哈哈哈哈……”大伙兒忍不住發笑。

    旅途中有這么個小東西在,真是隨時隨地有樂子瞧呀。
江西快3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