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 > 歷史小說 > 明草 > 第103章和談
    明亮的火把下,絞盤轉動,一只站籠被慢慢拉到城墻上。?燃文小說   w w?w?.?r?a?n?w?e?n?`c?o?m?阿健從站籠里躍上城頭,笑著向秦白拱手:“白二,有熱湯嗎?這大半夜的被他們叫來,真有點餓了。”

    “哦。”秦白連忙吩咐,“快去備酒。”

    “別那么麻煩,都是自家兄弟。整幾個菜就成,咱們等會兒喝幾盅。”

    “呵呵,那請!”

    來到秦白的院子,很快就溫了一壺酒,擺上了幾道菜。喝著酒閑聊了幾句,阿健就道明來意:“白二,混江湖,就沒有解不開的仇怨。外面讓我過來,就是想問你一句,可不可以坐下談談?萬事還是以和為貴?”

    秦白眼帶笑意,心中卻有一絲意外。秦白本來的用意就是以打促和。別看他氣勢洶洶,似乎顯得特別的兇惡,無非就是偉人的那句話以斗爭求和平,則和平存;以妥協求和平,則和平亡!其主要目的還是為了要和平!

    因此在具體的行動中,秦白并沒有把事做絕。比方說:最多就是腿上砍一刀,沒有挑斷手筋腳筋什么的,造成什么殘廢。所以一直是留有余地,就是要等到小家族聯盟耗不下去后,容易接受和談。

    然而這和談也來的太快一點了吧?就這么圍了幾天,虛張聲勢鬧了一場,就主動找自己和談了嗎?難道就為了在自己面前“演場馬戲”,這小家族聯盟也太不經打了吧?你們起碼也要等到自己的那支奇兵,到井家莊鬧過一場,再和談也不晚啊?

    “呵呵。”忍不住笑了幾聲,秦白就問道,“健哥,談是可以,我沒意見。就不知道是個什么章程?”

    江湖談判一般都比較直接,尤其是江湖人文化水平相對比較低,彎彎繞繞多了容易造成誤解。于是阿健就直截了當的回答:“如果你答應談,外面明早就退走。包括這里、上林村的礦場,還有你的東二坊。南三坊的事可以在談判中解決,包括其他那些。如果你答應,明日午時井福酒樓見。”

    秦白摸著下巴思考起來。應該說,這條件算是很有誠意,甚至可以說是很寬松。

    秦白并不知道,其實周家、倪家等小家族聯盟同樣是騎虎難下。現有的損失不算,圍在這里每天的花銷就超過百兩。尤其吐血的是上林村的礦場,占領以后,不僅要保護好杜柏等人,讓他們安心建造工程,還要提供礦奴挖礦,不能中斷礦石供應。這完全是搶地盤搶出個爺爺來了。

    而小家族聯盟一來人心不齊,無非就是個比較松散的聯盟;二來許多家族也沒有什么切身利益。說實話,就算是倪家內部,也同樣有許多人反對。就倪大蟲那點破事,值得我們出錢出人大動干戈嗎?三來就是軟弱性,都是家大業大,就沒有家族創業時期的血性了。

    更為重要的是對賀府和振威武館的忌憚。一方面,賀府的對外聲明比較含糊,摸不清秦白的底細。萬一秦白是賀府放在外面的暗子呢?另一方面,鐵笙的出頭也給了小家族聯盟誤導,讓他們更不敢輕舉妄動。

    于是一番爭論后,大多數的家族就偏向和談。于是連夜就請來了阿健做說客。

    然而太過順利、太過寬松,反而讓秦白起了疑心:“健哥,不是不信您。我們能拿到啥保證呢?還有,如果方便的話,能否透露一下,馮爺那里是啥意思?”

    “哦。”阿健露出笑容,“既然我能來,肯定需要師父點頭。師父的意思是快點了結,影響了井家莊的生意,對所有人都沒啥好處。所以這次就由咱們振威擔保,保證在井家莊不許動手。并且還讓我帶句話,你畢竟是咱們振威的人,不會胳膊肘往外拐。面子絕不能丟,包括南三坊,咱們寸土不讓。可錢總得賠一點,也要讓他們有個臺階下。不過你放心,這次過后,井家莊商會該有你的位置,巡丁隊也該給你名額,多不說,三、五個總有。咱們振威肯定會支持!”

    隨后,阿健就為秦白簡單介紹了一下。加入商會、給巡丁隊名額,這就證明事實承認秦白的地位,并且接納秦白為井家莊的“自己人”。

    當然,在大的方面沒什么卵用,但起碼有了些權利和保護。比方說,不能隨意對秦白開戰,同樣,秦白也不能隨意開戰擴張。還有就是些商會內部優惠、協商機制等等。反正有不少好處,但也有不少約束。

    秦白點點頭,露出微笑:“那好!就麻煩健哥您了。”

    “……”

    秦白根本就沒想過什么擴張,他只想要個安穩的發展環境。如果真的是這樣,對自己絕對是大有好處,因此根本就沒什么拒絕的理由了。

    ……

    午時快到,井福酒樓周圍已經變得熱鬧無比。井家莊排的上號的大佬幾乎都已經露面,就算是旁聽,也要親眼目睹一位江湖新人的崛起。

    當秦白領著幾個手下出現的時候,邊上看熱鬧的人紛紛指點議論:“瞧見了嗎?這就是白二爺。”

    “真是他?年紀那么小?還沒俺兒子歲數大吧?”

    “呵呵,你兒子和你一樣,一輩子打鐵的命。能和白二爺比嗎?”

    “俺也沒想比啊?不就是奇怪嗎?真是他單槍匹馬就把那幾大家打服了嗎?”

    “算不上打服,最多算是平手。要不,咋會今天談判呢?”

    “平手也不錯啦!以后這位白二爺就算是井家莊的人物啦!”

    “那倒也是!”

    “……”

    見秦白到來,阿健親自上前迎接。看了看秦白身后,發現沒帶幾個人,阿健就半開玩笑道:“白二,你今天學關二爺單刀赴會?”

    秦白笑著拱手行禮:“健哥,別寒顫我了,我能和關二爺比?沒有你們振威的虎威,我白二哪兒有那個膽子來呢?”

    出于謹慎,秦白根本沒帶什么人進井家莊,甚至秦高、李敢等心腹一個都沒帶。而且帶多了也沒用,真是陷阱,反而全部陷進井家莊了。

    “哈哈!”對秦白的吹捧,阿健顯得很高興,“那就快上樓。他們都到了,就等你了。”
江西快3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