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 > 都市小說 > 奔跑的高跟鞋 > 第二百六十四章 你辭職吧
    沈深這里剛處理掉一個麻煩,陸可明那邊又捅了個麻煩,還是個大麻煩。?火然文???  w?w?w?.?ranwenA`com

    陸可明從網絡安全角度,給下面布置了個任務,抽查對外發送的郵件及刪除的文件,檢索看有無公司保密信息,micheal的那些“恰巧”給看到了,然后異常數據便提交給他的經理處理,要么解釋,要么走合規流程。

    顧勇一看就明白怎么回事兒了,立馬向tony匯報。

    “為什么is突然做這個檢查?”tony有些驚訝。

    “網絡安全,每年都有一些審查的,我們沒感覺是因為他們沒發現什么,準確說是沒有跟我們相關的發現。”

    “這次有我們相關的?”

    顧勇立馬心里覺得不妙了,這文件就是禿子頭上的虱子,明擺著micheal受賄,而且有主動索要的嫌疑,tony這么問什么意思?

    “后續怎么處理?”tony 又問。

    “從內容看,micheal違紀了,也違反合規要求。”

    “人怎么處理我們待會兒談,就這個事情,我們怎么回復is比較好?”

    顧勇就有點懵,什么叫怎么回復?還能怎么回復,按實際情況回復啊。

    “對外和對內,我們應該有區分。”顧勇不是他的人,tony不能明說。

    顧勇明白了,tony想瞞下來,可是,這么大個數額,怎么可能蓋得住,而且不僅僅是他知道,is也知道,合規部門也被抄送,怎么解釋能糊弄得過去?大家都不是傻子!

    哎,這個micheal,干這樣的事也不小心點,居然還用公司電腦,不知是膽子太肥還是沒腦子。這個燙手山芋,他不想管啊!

    “對內,員工犯錯誤,該怎么處理怎么處理,但對外關乎nz工廠的名聲,我們需要謹慎。”tony心里也在罵micheal,但沒辦法,先把這事兒壓下來再說。

    顧勇看看tony,心里權衡了一下,說:“很多內容,我沒辦法解釋,您看,這里明顯指示讓供應商提高價格,而且還算清楚兩個價格的差異、稅點,有供應商支付后的隱晦通知。”

    “這文件發給各個相關經理,is的人未必細看,我如果沒猜錯,用的是關鍵詞自動檢索。”

    “合規部門也收到郵件的,他們會看。”

    “這么多條信息,他們不可能一條條看,所以你們經理是主要的確認者。”

    所以要他背鍋?哦不,蓋蓋子!顧勇搖頭,他才不要弄得一身腥。

    tony看著顧勇,他已經說得很明顯了,顧勇會配合嗎?

    這段時間的沉默是很難熬的,顧勇也看著tony,他不表態。

    沒辦法,tony再問:“你打算怎么處理?”談話回到起點。

    “按流程處理,若您覺得我不了解情況,可以親自處理。”顧勇說得明確,合規是公司紅線,他才不要做傻子。再說,tony這個態度也很可疑,為什么要蓋住?僅僅是nz的名聲問題嗎?說不定他也有份兒!

    細細一想,這猜測很有可能,不然micheal怎么會那么大膽子。供應商也是見人下菜的,什么人能讓他們讓出這么大一塊蛋糕?如果micheal不夠分量,馬克不可能,那就只有tony了。

    “那你交接給我吧,我來處理。”tony沒辦法。

    出了辦公室,顧勇很糾結,現在他怎么辦?當什么都沒發生過?似乎也不行。躊躇之際,抬頭看到沈深,想到對方是個中立部門,于是拉住她:“有事兒跟你說。”

    沈深一頭霧水。

    “那個,micheal有合規問題,索賄受賄。”開門見山

    ,憋不住了。

    又來!沈深問:“有證據嗎?是又被人舉報了?”

    “又”?顧勇立馬知道里面有故事。

    兩人相互把故事分享了一下,沈深很吃驚:“這回是真的了?”

    “千真萬確。”

    “你苦惱什么?證據確鑿,直接走流程啊。”

    顧勇苦了臉:“tony不讓,要找合理解釋。”

    “都這么明顯了,怎么個‘合理’法?”沈深驚訝了,tony怎么會做這個決定?很快,她得出跟顧勇一樣的結論。

    兩人相互看了看,眼里全是“你明白了吧”的默契。

    顧勇問:“我實在沒辦法,想找個人商量商量,你說我現在怎么辦?當然對外你先當不知道這事兒。”

    顧勇這個人就是上路子,他找她商量,但沒有把責任分給她。沈深想了想:“你覺得tony瞞得住嗎?”

    顧勇使勁搖頭。

    “那你就匯報吧,給你的經理james。”

    “這樣跟tony可就……”顧勇做了個崩盤的手勢。

    “合規是大事,在目前的狀態下,tony這做法就不明智,你不用管他了,事后他也難說。”

    可難就難在“難說”,若確定tony會倒,反而好辦。“他說親自處理,我再插手,是不是不大好?”

    “口頭說的?連個郵件都沒有,這么大個事兒,靠譜兒嗎?”

    “不靠譜兒啊。”顧勇搓搓手,“這樣,我就寫郵件回復is說,這事兒由tony處理,抄送tony,后面我就不管了。”

    “真不管啊?”

    “不是,我管不了啊!”

    “你不想匯報給james,是有什么樣的顧慮?”

    “兩個工廠我一個供應鏈經理,當初說得清楚,nz的事匯報給tony,ts的事匯報給james的。”

    沈深嘆了口氣,她想顧勇不愿意匯報,主要是怕后面tony為難他,因為表面上看不出tony有涉及,除非micheal供出來。

    “我覺得吧,你要是不說,后面除非蓋住,要不然你跑不掉的,最輕也是一個知情不報;但你自己說了,蓋住的可能很低。”

    顧勇一咬牙:“那我就去匯報,大不了不做這邊的供應鏈經理了。哎,本來這事兒就該上報。”

    沈深看他一副壯士赴死的樣子,挺可憐的。突然腦中靈光一閃:“不一定你直接匯報給james,可以讓is的人發郵件抄送啊。”

    顧勇馬上反應過來了:“對,is不清楚許多工作細節,發郵件給我,同時抄送我的經理很正常,系統里我的匯報線在james那里。”

    “對,主要這事兒需要一個除了你和tony以外的人知道。”

    “是的,這樣tony瞞不住了,得秉公處理,我也不會因此跟他結梁子。我去提醒is的人,再發一次郵件。”

    “對,找個借口,比如信息有遺漏之類。”沈深本來想問,要不要她去幫忙找is的人說,但顧勇胸有成竹的樣子,估計自己有辦法。

    顧勇急匆匆走了,沈深還是給陸可明打了個電話。

    陸可明聽完冷笑:“tony這樣就離死不遠了。”都什么時候了,不自覺撇清,還想護犢子。

    “可證據全是指向micheal的。”

    “這種事,在高層反而比一般員工好處理,有時候不需要明確證據。”

    “也對,高層人士太聰明了,也太要名聲。”

    “我不在其中。”陸可明強調。

    “后面不知會有怎樣的大地震呢。”

    “放心,跟

    你沒關系。”后來才意識到,這話說早了點。

    第二天,is再次發送郵件提醒,給顧勇的也抄送了james,tony一看就知道不好了。為什么會發錯人這樣的問題,已經不是現在他關心的了,趕忙找來micheal,說明情況。

    micheal記得清楚,那些他明明刪掉了,檢查網絡安全為什么要去查刪除的郵件!不是問為什么時候。“現在怎么辦?”

    tony懶得罵他,直接說:“你辭職吧。”

    micheal眨眨眼,暗想:全要我背!“有沒有還轉余地?”

    tony搖頭,給他看材料。

    “其實里面說得不清不楚的,也難定罪吧。”垂死掙扎。

    “沒有人是傻子,金額這么大,真查起來很麻煩,現在我能幫你的就是讓公司不要追究你的法律責任。”

    “真沒其它辦法?”主要是micheal覺得委屈,他才拿了多少,憑什么他承擔。

    tony猜出micheal的心思,說道:“我在還能幫你一把,若我一起完蛋,誰能幫我們?吃進去的吐出來是小事,萬一追究起來,名聲、前途都沒有了,你想清楚。”

    micheal說要回去想想。

    tony想罵人,但沒辦法:“好,你考慮一下。”

    馬克很快知道了micheal的事,他跟shiling商量,覺得合規部應該介入,好好查一查。

    shiling心情很不好,nz成立至今,合規問題一個接著一個,他對tony失望極了。

    tony跟shiling匯報的時候,已經說micheal準備離職。

    “他離職就結束了嗎?”

    “我考慮到nz工廠的聲譽,不想深究。”

    “只是名聲問題嗎?”

    “是的。”tony堅持,這會兒,他沒有退路,若micheal被查,他自己就難保了。“我問過律師,若真要定他的罪,目前的證據不夠充分,需要報警深入追查。”

    對于yfa這樣的公司,有時聲譽是一個沉重的負擔,錢不重要,面子更重要。shiling也難幸免,最后妥協了。

    放下電話,tony出了一口氣,現在就剩下說服micheal了。

    micheal是真的在認真考慮,他覺得自己應該有筆補償。

    “自己辭職,公司沒有補償。”

    “可那些事,不是我要做的。”這才是重點,他是背鍋俠。以前他也伸手,但都是小錢。

    tony頭疼,要是不讓步,micheal會怎樣?“你不怕吃官司?”

    “怕的,但是要吃也不是我一個人吧。”

    這是威脅自己了。

    “供應商錢給我,我轉給你,是有證據的。”反正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沒必要藏著掖著。

    tony快氣死了,暗罵:小人!

    “我要的又不多,我應得的一份。”

    tony跟micheal友誼的小船翻了個徹底,利益關系有時候很脆弱。

    “你要多少?”tony讓步。

    “一半,不過分吧?”

    tony恨不得咬死他。“你先交離職報告。”

    “不行,你先付錢。”

    “你覺得我賴得掉嗎!”

    micheal一想,也是,tony為了自保,總要堵自己的嘴,不會不認賬。“那你至少給我個時間。”

    兩人終于談攏。

    在micheal辭職的第二天,tony接到shiling電話:“你自己也辭職吧。”
江西快3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