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 > 言情小說 > 申老師 > 第四十九章 今朝有酒
    除夕夜,茹寶鳳在自己養老的小套房里如坐針氈。?  燃?文小? ?說  ? w?w w?.?r?a?n?w?e?n?a`com她蜷縮在老舊的沙發上,像是一顆已經枯萎的螺肉。廉價的玻璃茶幾上,老舊的手機屏幕一直黑著。

    蘇沒有打電話過來。

    茹寶鳳終于忍不住,坐起身拿起了手機,她拿著手機的手經過無數次掙扎終于撥出了女兒的號碼……

    蘇的單身公寓,手機鈴聲響遍整個房間,但是它的主人沒有來接聽。手機鈴聲像一個討奶的嬰兒終于聲嘶力竭、停止呼叫,蘇又給自己開了一瓶啤酒。

    朋友圈賣啤酒的老板晚上給她送來一箱啤酒,此刻已經被她喝掉了一排,啤酒空瓶倒在狹窄的客廳地上,啤酒蓋子滾了一地,像是被執行死刑的囚犯身首異處。

    蘇將手里的啤酒瓶高高舉起,一直舉到燈光下,她仰著頭瞇著眼睛,對著燈光里澄黃的酒液自言自語:“爸,過年了,祝你新年快樂!”

    就在這時候,門鈴響了起來,蘇知道除了蔡有有別無他人,她心里不耐煩,但還是走過去開門。

    聞到蘇身上的酒氣,蔡有有沒有任何意外和不悅,而是換上一臉燦爛笑容,聲音也如新年的鐘聲清脆悅耳的:“蘇,我給你帶了下酒菜。”

    蔡有有想要往里走,蘇的手攔在門上:“今晚,我不方便。”

    蔡有有不解:“什么?”

    “大姨媽來做客,你聽不懂啊?”看著蔡有有一臉稚嫩未脫,蘇眼神里閃過一絲鄙夷。

    蔡有有輕笑起來:“你把我當作什么人了?我又不是種馬,難道我來找你就是為了配種?”

    “配而已,沒有配種。”蘇把身體斜靠在門框上,臉上是厭世的表情。

    蔡有有完全沒有脾氣,對于蘇的喜怒無常,他一直都逆來順受。

    “我知道配種一定要等到我向你父母提親之后。”

    未婚先孕,或者奉子成婚,這在愛情里都是不完美的插曲。他蔡有有這輩子對于“愛情”這件事還是有追求的。

    “提親?”蘇斜睨著蔡有有。

    “對啊,只要你同意,我隨時都可以讓我爸媽向你爸媽提親。”

    把兩個人的愛情上升到兩個家庭,這是蔡有有對蘇最大的誠意。

    蘇卻哈哈大笑起來,直笑到眼睛流淚。

    “提親,向我爸媽提親?好啊,蔡有有,你去另一個世界向我爸提親吧!”

    蘇說著,將蔡有有往外一推,重重關上了門。

    拍門聲響了很久,還有蔡有有乞求的聲音:“蘇,蘇……”

    蘇緩緩跌坐在地上,背靠著門,對外面的聲音充耳不聞,只不停喝酒。

    “今朝有酒今朝醉……”蘇醉醺醺地笑了起來,她也分不清這笑到底算哭還是算笑。

    正月初一,華建敏去鎮子探望父母,因為是家族大聚會,不可避免又和全欣欣遇見了。

    全欣欣黑著個臉,很不開心。

    華建敏從人群中閃出來,走到她身邊,說道:“你不是最喜歡熱鬧?今天怎么躲遠遠的了?”

    不遠處,親戚們正圍著桌子玩“釣蟹”的撲克游戲:幾個人輪流放一定的籌碼,游戲里叫“底”,頭家先表態,可以放棄,也可以吃“底”,下家和頭家一樣,可以放棄,也可以吃“底”,還可以“帶”,“帶”的意思就是把莊家所吃的和所有的“底”全部吃掉。以此類推,越靠后的玩家,選擇的權利越多,要么大贏,要么大輸,除了拼手氣,還拼膽量和算計。

    除了過年過節,親朋好友們玩個樂趣,平常大家是不玩這樣的游戲的。

    往常,全欣欣最喜歡在這種時候一顯身手,牌桌上咋咋呼呼地贏,咋咋呼呼的輸,全圖個樂子。今天,她卻走開了。

    見華建敏突然關心起自己,全欣欣有點小開心,但還是矯情地撅了嘴,“心情不好。”

    “還因為調動的事不開心?”華建敏所能想到的只有這點。

    全欣欣翻了個白眼:“叔叔,我心里都過去了,你倒是過不去。算你還是個有良心的人。”

    她在華建敏跟前站直了身子,掀開紅色羊絨大衣的外套,露出里面的衣服,說道:“你看!”

    “看什么?”華建敏不解。

    “你沒看到我里面穿的是舊衣服嗎?”

    像全欣欣這樣愛美的女生,過年怎么可能不買新衣服?

    “你的新衣服呢?”華建敏問。

    “被一個該死的人用煙花燙壞了,”全欣欣憤憤向華建敏展示自己身上的紅色羊絨大衣,“還有你看,你沒發現我這件衣服不合身嗎?”

    華建敏注意到身高一米六八的全欣欣今天穿的這件大衣的確有些小了,“你怎么不買大一號的?”

    “我買了,只不過又是那個該死的人把我的衣服調包了!”全欣欣眼前又閃現申文學從翟天靈手里奪走她的紅色羊絨大衣,像黑社會女老大一樣帥氣穿上闊步走開的模樣,不由憤憤。

    “這個該死的人看來是真的該死,居然敢惹我們全大小姐兩次。”華建敏不過是為了讓全欣欣消火隨口一說。

    “我不會忘了你的,申文學!”全欣欣咬牙切齒,可惜昨晚自己一時糊涂沒有要來申文學的手機號,此刻不能立馬殺上門去。

    華建敏手里正拿著水杯喝水,聽到“申文學”的名字差點被嗆到:“你說誰?”

    “申文學!”全欣欣雙手握拳,一字一頓。

    申文學打開qq,便收到深海鱸魚發來的一連串慰問短信,申文學禮貌性回他:“新年快樂!”

    電腦屏幕前,盧明凱瞬間開心地笑出了聲。

    他還想再和申文學聊幾句,母親卻來喊他:“明凱,爺爺起床了,趕緊陪爺爺去上香。”

    正月初一,盧老爺子有個習慣就是去大寺廟里上香。

    驅車到山腳下,然后帶著兒孫徒步上山到寺廟進香,方顯出對菩薩的誠意來。

    盧明凱不迷信,但是孝順,所以初一進香行是一定要陪伴盧老爺子一起去的。除了盧明凱,姑姑盧晶晶也會一起。

    一行車子抵達山腳,眾人停車下來走路。

    盧明凱父親攙扶著盧老爺子走在前面,盧明凱見盧晶晶一直落寞走在隊伍后面,不似從前熱絡依偎在盧老爺子身邊,而姑父也沒有現身。

    盧明凱放慢了腳步,不著痕跡走到盧晶晶身邊去,壓低聲音問她:“姑丈呢?”

    盧晶晶向遠處盧老爺子方向看了看,低低向盧明凱說道:“我昨晚和他攤牌了,協議離婚!”

    盧明凱瞳仁立時張了張,繼而給盧晶晶豎了個大拇指,用唇語說道:“我支持你!”
江西快3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