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 > 網游小說 > 游戲娛樂帝國 > 第七百三十一章 這BOSS不是槍反老師吧?全文閱讀

第七百三十一章 這BOSS不是槍反老師吧?

等解決完在游戲里面遇到的第一個BOSS后,陳旭看見旁邊的提燈也是重新返回到獵人夢境中去了。

  跟此前不同的是在獵人夢境里面原本毫無生機的人偶則是已經復活了。

  跟《黑暗之魂》里面的防火女功能差不多,人偶能夠給玩家進行升級,增加自己的能力值,而需要的就是血之回響。

  看了看身上的血之回響,陳旭想了想選擇了優先加血量跟力量。

  作為一個《黑暗之魂》的老玩家,陳旭深深明白一件事情,只要你的血足夠的厚,且你的攻擊足夠的高,那你就能夠莽穿一切。

  什么槍反、盾反都是假的,血夠多、攻夠高,一路莽過去就對了。

  不過讓陳旭有點奇怪的,那就是之前在工坊二樓,還有一個水池里面并沒有出現一樓賣東西的信使。

  而一樓水池中間的商店,陳旭則是發現在自己打敗了神職人員怪獸之后,竟然多出了一個新的武器。

  本來陳旭想要將其購買下來體驗一下看看是不是比自己手上的獵人斧頭牛逼,只可惜剛剛升級已經將身上的血之回響用光了。

  升級完,并且準備妥當之后,陳旭通過墓碑再次傳送回去,他還有許多的地方沒有來得及去探索。

  在打敗了神職人員怪獸之后,陳旭繼續在亞楠里面探索著。

  同時也發現了一些之前沒有發現過的東西。

  比如在下水道,解決掉那些煩人的老鼠后,能夠在角落見到一套非常帥氣的獵人服,而且屬性也非常的不錯。

  當然如果遇到大斧哥,被掄兩下該跪還得跪。

  同時在那些屋門口亮著燈的房子,一個個進行著對話雖然還是被屋內的人很不客氣的成為卑鄙的外鄉人,但在某個屋子門口,還是能夠觸發一些特殊的任務對話。

  例如在某個窗子門口,跟里面的小女孩進行對話,她會告訴你她的父親在獵殺之夜出去獵殺了,而她的母親去找她,但至今未歸,并且拜托你前去找尋他們。

  而在往后面推進,來到了一個墓園中,陳旭也終于見到了這個小女孩的父親。

  遠遠的望去,一個穿著獵人服的獵人,不停的揮動著斧子砍殺著一個已經死去了的狼人。

  伴隨斧子每一次落下,紅色的血液飛濺出來。

  ‘街上到處都是怪獸……’

  慢慢的靠近,能夠聽見伴隨著每一次揮舞斧頭,那神秘的獵人仿佛在自語著什么。

  ‘你遲早會變成他們一伙的……’

  似乎察覺到了有人前來,獵人停下了自己的斧頭,慢慢的轉頭將目光看向墓園的門口。

  蓋斯科恩神父,伴隨著話語的落下,正下方出現了對方的血條。

  跟之前神職人員怪獸不同,剛進入到BOSS戰的階段,陳旭就感覺到一陣壓力了。

  還沒有等他想好該怎么對付面前的蓋斯科恩神父,只見對方就已經沖過來,手中的斧子重重的劈了下來。

  “臥槽,這輸出!”

  看著幾乎掉了一半的血條,陳旭下了一大跳。

  這玩意跟之前那個神職人員怪獸的攻擊力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啊。

  之前那個神職人員怪獸雖然長得跟個小巨人一樣,但實際上就是個戰五渣。

  攻擊玉望并不怎么強,而且普通的攻擊傷害也并不高,傷害高的那幾個技能釋放的動作也特別的明顯,生怕別人不知道他要放大技能了,只要稍微注意力集中一些就能夠躲得過。

  但是眼前的這個神父就不一樣了,這隨隨便便的一斧頭砍下來,就感覺砍中大動脈一樣。

  而且他身上的衣服都已經換成獵人服,并且通過人偶小姐姐升級加了一些血量了。

  可就算是這樣,眼前的神父一斧子劈過來他還是掉了將近一半的血。

  連忙后退,從褲襠里面掏出血瓶給自己大腿上來了一下。

  但跟之前那個有點鐵憨憨的神職人員怪獸不同,眼前的神父攻擊欲可要強太多了。

  一個翻滾接近了陳旭,手中的斧子帶著一道火光繼續朝著陳旭劈來。

  “這玩意不會是專門給玩家準備的槍反老師吧?血源里的古達老師?”

  看著瘋狂進攻的神父,陳旭突然想到了當初《黑暗之魂》里面被譽為盾反老師的灰燼古達。

  這個神父好像跟當初那個古達是扮演的同樣的角色啊!

  人形怪物,瘋狂進攻,再加上前期還只有一個小破盾,別說神父這種BOSS了,就連磚頭哥的二連磚都擋不住。

  想要輕松的過怎么過?

  那自然就是用槍反然后接內臟暴擊了啊。

  但問題是他不會啊!

  “臥槽!這家伙也會用槍!”

  一邊思考一邊閃避躲開了神父攻擊的陳旭剛想要喘口氣,只見對方掏出了槍對著他的臉上就噴了一發。

  跟之前斧頭劈在身上直接掉了近一半血不同,槍打在身上只掉了大概四分之一血左右,但卻也足夠讓陳旭懵了。

  大家都是用槍的,憑什么他的槍一點傷害都沒有,你一槍能打我四分之一血?

  “這打個雞毛啊!”

  依靠著周圍的墓從,陳旭勉強能夠跟神父周旋一會,但基本上都是被動挨打。

  想要沖上去莽一波,但被對方砍了一斧頭后,看著那幾乎是瞬間被蒸發的血量,陳旭立刻就慫了。

  《血源詛咒》依舊保持著一貫的傳統,血條是紙作的。

  看起來很長很長的一管血條,但實際上全都是虛的。

  “這20個血瓶完全不夠用啊!”看著身上漸漸變少的血瓶,陳旭整個人都有點發慌了。

  一開始的時候,他感覺這游戲有20個血瓶,簡直是太容易了,20個血瓶打什么BOSS磨不過去?

  雖然說不能夠通過篝火補充,但這多大事?

  一路上小心一點,打精英怪還會掉血瓶,偶爾角落里面還能夠看見血瓶,這完全用不掉好么?

  但是現在他改變這個想法了,這特么別說20個血瓶了,就是30個血瓶,他也磨不死神父啊。

  看著對方大約只掉了十分之一的血量,陳旭整個人都不好了。

  中間他也嘗試過進行槍反,可惜每失敗一次代價就是一個血瓶。

  遠距離的時候,他倒是槍反成功過一次,但距離實在是太遠了,根本來不及給他時間沖過去打出內臟暴擊。

  甚至剛沖過去,神父就從僵直狀態恢復了,反而一斧頭把他劈個半死。

  ‘你死了!’

  伴隨著屏幕上血紅色的字樣出現,重新復活在獵人夢境中的陳旭看著自己掉干凈的血之回響,還有已經用光了的血瓶不由得一臉失去夢想的樣子。

江西快3计划 制砖机做砖头能赚钱吗 英雄联盟怎么玩 买虚拟的鸡 羊赚钱 麻将上下分什么意思 福建36选7 梦幻西游化生寺好赚钱 银行卡往微信赚钱额度 麻将上分模式软件 安徽11选5 10000炮捕鱼游戏机 超市配送赚钱吗 全球最赚钱的公司排名2019 网络10000炮捕鱼平台 弱电哪个最赚钱 三国麻将攻城 棒球比分网雪缘